好孩子上天堂

chris

© chris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一起旅行:

耀南William:

函馆山夜景10P

拍摄当天下了很大的雪,一直犹豫要不要上山,到达山顶前天空露出一片蓝天,整个城市能见度好很多,但远方还在下着雪,在山上户外坚持拍摄了一个小时,终于拍到了想要的画面。

Mark

吴旻:

镰仓的美,电影《海街日记》便能概括,爱这里,爱这部电影,模仿了下自己拍了一些玩玩。更多关注weibo:@吴旻_

莫西顾:

Madame Monsieur,2015年横空而降的法国女歌手,目前只有这一支单曲。歌手名看起来很高深,特意查了字典,其实也就等同于英语里的Ladies and gentlemen。《You Make Me Smile》——英语和法语混搭,也是偶然间从别人的歌单里听到的一首歌,法国人的吐字浪漫又温暖,英语发音也没有霓虹和泡菜国那么别扭。空气中仿佛也充满了甜蜜的气息呢。


歌词:


You make me, you make me, you make me smile

You make me, you make me, you make me smile...

莫西顾:

南方的天气没有雪,没有好看的颜色,没有暖气,只有下不完的连绵细雨,和越来越冷清的干净的街道。灰蓝的天空上是昏沉沉的云朵,远处的群山蜿蜒成墨色的线条,还有江岸飘来的雾气,整座城市都好像在冬季的冷气候中沉睡了...房间里开始燃起火炉的光,被窝睡着一只只冬眠的“熊”,多么安逸而又枯燥至极的生活。嗯,我正在过着的这种生活。


歌词:


In the morning when I wake

And the sun is coming through,

Oh, you fill my lungs with sweetness,

And you fill my...

MO:

网易云音乐评论数正冲向999+

莫西顾:

《Uma Thurman》选自Fall Out Boy发行于2015年1月的新专辑《American Beauty/American Psycho》,在豆瓣上的评价褒贬不一,有人嫌节奏太吵,有人则偏爱极富创意的编曲。除了《Centuries》、《Immortals》这两首热单,《Jet Pack Blues》我把它当成最突破的一首,对于一些细致的场景刻画使得整首歌反而刚毅中柔情四溢。每一首都能算精品,但整合到一张专辑里面,就显得那么一点乏善可陈,希望还能有更多风格上的突破。


歌词:


I can move mountains...

莫西顾:

 当一个人长得不好看,有的只是大脸和络腮胡还有糟糕的身材,当一个人的行为也不可爱,唱歌时只是抱着吉他,像个木头桩子,呆呆的立在舞台上,我们却依旧爱他,为什么?
Egil Olsen用他的作品告诉你,在这个刷脸的世界,他靠才华。哦,还有,如果你们觉得这首歌不好听的话,他有可能就会把自己冲进马桶里,真的!


歌词(翻译:Amber____):


when i was a little boy
当我还是个小男孩
let me tell you what i used to do
让我告诉你我经常做什么
i used to flush myself down...

莫西顾:

封面上出落着一位美丽的法国女郎,姿态优雅,神色沉静,内心里好像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声音:“对不起,你被俘获了。”。

每次听到法语歌都会惊异于如此美丽又优雅的发音吐字,Sophie用轻松诙谐的语调唱着一些悲伤的事情,像是夜半无人时的自然吐露。歌词又像是一首精致的小诗,最爱这几句:

Tu étais sûrement occupe

你一定是很忙 

A couper les ponts

忙着穿过小桥

A monter des murs

忙着攀上围墙 

A chercher des fnssons

莫 西 顾:

Chris Hart,被认为是翻唱日文歌曲最好的黑人歌手。《糸》,原唱中岛美雪,Chris Hart在第65回 NHK红白歌合战上演唱了此曲。


歌词(翻译:sopassenger):


なぜ めぐり逢うのかを
为什麼,我们会相遇而邂逅?
私たちは なにも知らない
对此,我们并不晓得;
いつ めぐり逢うのかを
什麼时候,我们会相遇而邂逅? 
私たちは いつも知らない
我们也始终不知。

どこにいたの 生きてきたの
只是在某处有著开展下去的,
远い空の下 ふたつの物语
远方天空下,两段人生的故事。

縦の糸はあなた
纵向的线是你,
横の糸は私
横向的线是我,
织りなす布は ...

也许长安

墓地的黑猫

1 2 3 4 5